mycq aqu8 g62e 04s8 igoy e18f 6i0k 9313 ds4s ci56
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权力之门 > 第0369章 政治高于经济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0369章 政治高于经济
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对新市长陆远山的提问,徐浩东没有马上回答,问题太大,他又没有认真思考过,担心误导了陆远山。

    “市长,关于海州市的问题,我还真没有认真仔细的分析过,我也不知道落后的原因何在。不过有的问题是明摆着的,比方说观念的落后,第一代民营企业家陆续退休,某些政策的僵化我举一个具体例子,我们云岭市和海州市交界处有一个小集镇,一街之隔,一边是云岭市,一边是海州市。在我们云岭市这边,对个体户和微小企业既免费又免税,而且七年前就采取了这个‘双零’政策,而在海州市那边,对个体户和微小企业既收费又收税,每年每户平均在一万五千元左右,至今还在实行。”

    陆远山点着头道:“浩东同志,你已经说出问题的症结了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说起来你可能都不相信,仅仅一条河三座山之隔,云岭市和海州市之间,经济发展水平至少有三到五倍之差。如果一定要说是因为政策有别的原因,那不是事实,说海州市人的认知不如云岭市人,这更不是事实总之,市长你提的问题太大,我一时回答不了。”

    陆远山问道:“那你有什么好建议?”

    徐浩东更不敢说了,“暂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浩东同志,你还真是谨慎。”陆远山看了看手表,微笑道:“不过,我也给你个小提醒,别企图打听刘书记和我的关系,这没什么意思,哈哈”

    徐浩东尴尬起身,尴尬地告辞,因为自己有点弄巧成拙了。刚才他确实试探来着,当着陆远山的面,几次提到刘书记怎么说怎么说,他以为陆远山没往心里去,没想到人家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海州市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关系如何,干你什么事?徐浩东深深地责备自己,政治上还是不够成熟,人家都已默许云岭市与海州市的“分家”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。

    海州市常委扩大会议整整开了一天,冗长而又必要,毕竟是新班子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,各位老成员都就自己分管的工作做了比较全面的汇报。会议上还学习了中央和省委主要领导的最新讲话,会议通过了一系列决议,其中就包括徐浩东提出的五县市合作计划。

    徐浩东没有开口解释,而是拿出连夜整理的书面计划,人手一份发到与会者手里。合作计划获得一致通过,同时还经刘炳云书记和陆远山市长的共同提议,成立了五县市经济合作协调小组。

    但徐浩东坚决不当这个协调小组的组长,他列出六条理由说明自己不宜担任此职,让刘炳云书记和陆远山市长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看出了徐浩东的心思,副书记许从良提议,协调小组的组长应该由陆远山市长担任,这个提议获得了通过。

    会议开到下午五点十分才得以结束,徐浩东急着赶回云岭,与刘炳云和陆远山打过招呼以后,离开市委大楼后,与李子健一起驱车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子健心情大好,靠坐在副驾座上,不住地朝车外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子健,你也旁听了今天的市常委扩大会议,旁观者清,说说你的感受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对合作计划感兴趣,其他的事情与咱们云岭市无关,我没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是要你谈谈这个合作计划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李子健道:“这个书面计划是你连夜搞出来的,我也帮你润色了一遍,毕竟是优势互补的双赢合作,我觉得没有什么大的问题。倒是许从良副书记的提议,让陆远山市长担任协调小组的组长,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浩东,许从良副书记提出由陆远山市长担任协调小组组长这个建议时,我发现刘炳云书记脸上似有不悦之色,虽然一闪而过,但却令我印象深刻。我的结论是,许从良副书记提议由陆远山市长担任协调小组组长,刘炳云书记不高兴,至于为什么不高兴,你应该比我更懂。”

    徐浩东怔了一下,“你是说,刘炳云书记想当这个协调小组的组长?”

    李子健点了点头,“我看得很仔细,没有错,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合理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”徐浩东笑着说道:“书记管党,掌管全局,又是刚刚上任,千头万绪。这个合作计划说到底是经济工作,理应由市长挂帅,这个道理难道他不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李子健道:“你这么想,我这么想,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。权力充满魔性,尤其是从机关里出来的人,被压抑得太久了,对权力有一种特别的渴望。你可不要忘了,刘炳云书记原任省民政厅厅长兼厅党组书记,眉毛胡子一把抓,大事小情全抓在一个人手里。而现在到了地方,党政分开,党政分明,行政事务归市长管辖,刘炳云书记肯定难以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道理。”徐浩东点着头道:“幸亏你观察得这么仔细,而我就没有注意到,我光顾着看那几个县区市一把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几个县区市一把手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海州市一共十个县区市一把手,除了合作计划里的五个县市,当然是另外五一个县市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徐浩东笑道:“他们么,应该是羡慕嫉妒恨,因为他们几个县市区最缺的也是资金,可我却没找他们合作,恨死我是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李子健道:“其实他们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政治永远在经济之上,那几位与你的关系,当然属于政治范畴。不过,那几位与你的关系是水火难容,特别是江北区委书记李修林、西河区区委书记周玉庭和南河县县委书记刘兴泽,当初起用你担任云岭市委书记时,他们三位曾公开反对。这也就是说,他们与你没有政治合作基础,当然也就没有经济合作基础,所以他们的羡慕嫉妒恨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。”..

    “嗯,暂时不谈这个话题了。”徐浩东问道:“子健,我让你打听陈辉的被提拨过程,以及他与省委副书记曾先仁的关系,现在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李子健摇着头道:“现在不同以前了,以前是小道消息多于正规渠道的消息,现在讲纪律讲规矩,一般人都不敢随便说话,我在省里的几个老关系,都没有提供有价值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打听,继续打听,子健,我现在最头疼的就是陈辉的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可是,头疼也没有用,该来的还是要来的。

    没过一天,为了陈辉的事,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陈卉就找上门来了。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书架